近日,申花球员李运秋接受《新闻晨报》采访,谈到了在国安的经历。李运秋说,因为在国安的受伤,他后悔来到了国安。

在采访中,李运秋还提到,他来到国安更多的是因为钱,在当时的上海东亚,他的月薪只有3万7,但在国安年薪能够拿到百万。可是没想到国安的竞争这么激励,训练强度这么大,来了就被踢伤了。

李运秋说,自己脾气一直很坏,并不是来申花被带坏的。以前在东亚踢中甲的时候还骂过球迷。他在申花场上动作大,则是因为想踢出点名堂,太过认真了。

这就是李运秋对自己这些年来所作所为的评价。

看到这些,也就不难理解李运秋此前的所作所为,令人可悲的是,李运秋似乎并不在意这些行为和外界的评价。

其实,跟李运秋一起的这批“根宝的孩子”,虽然球技都不错,但人品方面却是或多或少的都出了问题。

最典型的是前上海东亚的队长王佳玉,2018年9月,上海杨浦区人民法院公布了一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前上海东亚队长王佳玉、球员耿袈岂在列。

作为曾经上海东亚的队长,王佳玉因为欠款超过80万,被法院列为老赖,令人唏嘘。

王佳玉如今的情况,很早就被人料定了。2011年的时候,国安球员徐亮就曾经在微博上怒斥王佳玉“对方的16号球员,我想问问你知道你为什么球踢不出来吗?不知道吧,我来告诉你,就是因为你人还没做好,什么时候人做好了,再研究踢球吧!就你这种X踢法,都给你们队丢人!”

事情的起因是当场比赛国安在进攻时球童失误,场地里多了一个球,裁判随后吹停了比赛。一般这种情况都是会将球权还给国安,但重新开球后,王佳玉直接拿球进攻,惹得徐亮怒叱其“人品有问题”。

除了王佳玉之外,同样出自“根宝的孩子”的姜至鹏,2017年被妻子怒叱为“人渣”。姜至鹏妻子在网上公开宣称,姜至鹏跟别的女人“聊骚”,并承认其在家招妓。后来姜至鹏还逼迫妻子离婚,与小三肆无忌惮的出双入对。

姜至鹏并不是唯一一个“根宝的孩子”里的“人渣”,2018年刚刚获得中超最佳门将的如今一号国门颜骏凌,也被爆出与妻子离婚,并被怒斥为“渣男”。

王佳玉是“老赖”,姜至鹏是“人渣”,颜骏凌是“渣男”,这还没完。之前还有柏佳骏背叛师门的故事。

据报道,2012年,上海东亚将柏佳骏租借到了上海申花,到年底回来的时候,柏佳骏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一直都不高兴,徐根宝就说“你魂没了”,想走就走吧。

据媒体报道,当时让柏佳骏不高兴的原因是,在申花他能赚更多的钱,他已经不想回到东亚了。这一点柏佳骏和李运秋的情况很相似,都是因为赚钱少离开东亚。而后来他们在申花的表现也差不多,脾气急、动作大、好惹事。

王佳玉以后的东亚队长王燊超去年因为在国家队比赛中偷偷把金项链挂在脖子上而遭受处罚,被开除出了国家队。

李运秋、柏佳骏、王佳玉、王燊超、姜至鹏、颜骏凌,“根宝的孩子”成才的不少,品行不端的也不少,都够组成半个队了。

当然,也不能因此就全盘否认“根宝模式”,不过如此多人的出现问题,绝对也不是巧合。

“根宝模式”确实培养了武磊、张琳芃等一批青年才俊,但其模式一直都饱受诟病的一点在于,将很小的孩子圈养在崇明岛上训练,是否对小球员的性格造成了负面的影响。

柏佳骏自己就说过,自己以前在东亚多次因为违反队纪被徐根宝“开除”,当时在宿舍还要查房。后来去了申花,走训太自由了,自己都不适应。

很显然,过早的圈养小球员让他们在青少年时期失去了接触社会的机会,也就降低了他们自我应对社会的能力,面对压力、挑战、质疑,他们往往会选择比较偏激的方法来解决。

其实,从“根宝模式”来看,培养出来的球员虽然成材率很高,但这些球员在场上有着相同的印记:身体出色但缺乏灵气。目前在中超效力的前东亚球员中,也以防守型球员居多,比如蔡慧康、张琳芃、唐家庶、姜至鹏、王燊超、颜骏凌、顾超等等。而在中前场,“根宝模式”则乏善可陈。仅有武磊一个人拿得出手。剩下像吕文君也只是个超级替补的角色。

国内足校搞圈养,也并非徐根宝一家,大多打着“足校”旗号的青训,基本上都是这个模式,比如鲁能和恒大。从鲁能足校来看,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培养出来的小球员千篇一律,没有灵气,没有特色。

要知道,足球运动员尤其是进攻端的球员,踢球的灵感至关重要,这就需要球员在场上有很强的应变能力。但圈养模式下,球员连生活的应变能力都没有,又怎能强求他们在场上有应变能力呢?

所以,从李运秋的这段访谈,结合前东亚球员的一些不良言行来看。“教父”徐根宝需要重新考量自己青训的得失。

今年上港夺冠后,徐根宝说,他用前二十年培养了一个后卫范志毅,他用后二十年培养了一个前锋武磊,他还想再用二十年培养一个中场。可是,如果还是圈养模式的话,徐“教父”恐怕难以如愿了。

首页滚动